淋浴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淋浴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科学分配TD

发布时间:2020-06-29 17:47:27 阅读: 来源:淋浴房厂家

频谱作为无线电发展的有力支撑,随着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和经济全球化的不断深入,频谱资源稀缺已经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作为我国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TD-LTE技术,其频谱规划备受业界关注。

如果把发展我国TD-LTE事业比作盖楼,那么,频谱分配则是盖楼前的圈地工作。如果没有圈好地,就算楼房规划得再好也只是空中楼阁。目前,TD-LTE规模测试即将进入第二阶段。回顾第一阶段测试,TD-LTE展现了令人满意的网络成熟度,这增强了人们对其正式商用的信心。然而,在TD-LTE频谱分配方面,却并不像规模测试这样乐观。在《通信产业报》(网)记者的采访中,业界很多专家都表示了对目前TD-LTE频谱分配的担忧。未来,TD-LTE能够获得什么样的频谱?这一问题一直备受业界关注。

低频段尚无分配

2011年4月,工信部已经正式批复了2570MHz至2620MHz之间的50M频率为我国TD-LTE使用。虽然这并不是我国为TD-LTE分配频谱的全部,后续仍将有新的频谱加入,但是有关专家还是表达了对TD-LTE未来频谱分配的担忧。这种担忧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方面是频谱分配不足,TD-LTE未来可能面临较大频谱缺口;另一方面是分配的频段较高,没有低频段频谱,不利于网络建设。

国家无线电频谱管理研究所高级顾问何廷润认为,TD-LTE频谱分配面临的首要问题是在所有的标准制定中没有明确给出LTE频谱需求的预测。按照中国移动的预测,到2015年,发展TDD可能面临390M的频谱需求。而在很多专家看来,TDD的频谱需求可能会超过这个数字。

在国际上,TDD频谱资源情况则更加不乐观,在与FDD的较量中明显处于弱势。在2007年的WRC-07世界无线电大会上,ITU一共为移动通信划定了1200M的频谱。而这其中TDD仅占到了85M。何廷润表示,FDD和TDD目前规划好的频段数量之比是5.6:1,TDD与FDD相比差距仍很大。欧盟仅将TDD定位为FDD的辅助网络,并将绝大部分频谱分配给了FDD。日本、美国也是如此。中国移动研究院院长黄晓庆曾表示,目前全球的TDD频谱资源状况十分严峻,FDD获得的大部分频谱是大块的频段,而TDD获得的频谱往往是FDD分配后剩下的一小段一小段零碎的频段。

在我国,目前FDD频谱与TDD频谱的规划比例大约是2:1,虽然相比国际TDD的状况要好很多,但与FDD相比,仍是弱势。何廷润表示,这种形势,对TDD持续发展是非常不利的。

与TD-LTE可能面临的频谱缺口相比,有关专家表示,分配给TD-LTE的频谱质量更让人担忧。由于电波传播特性,低端优质频率传播性更好,可以大大减少建网成本,提升技术与产业竞争力。以2GHz和700MHz两个频段的路径损耗为例,采用700MHz频段所用的站点仅仅是2GHz的33%。

中国移动技术部周猛表示,对于FDD系统而言,目前有足够的低端频率可以用于解决农村和偏远地区的覆盖问题。而对于起步较晚,发展相对滞后的TDD系统,目前尚没有任何低端频段可用。如果用现有的2GHz频段来解决低密度地区的覆盖问题将大大增加网络部署成本。这种频率分配的不均衡性已经构成了对技术发展的限制和制约,严重影响了TDD技术的发展和普及,特别是不利于吸引更多的国际力量壮大TDD阵营。

周猛表示,TD-LTE应用低频段建网在技术上不存在实现难度。从目前FDD/TDDLTE的共硬件平台研发实际来看,将低频段用于基于MIMO+OFDM为基础的TD-LTE系统是可行的。

针对这一问题,何廷润表达了明确的观点:“尽管频谱资源短缺是伴随LTE和4G发展的长期矛盾,但TD-LTE及后续演进将面临比FDD更加严峻的挑战,特别是低频段频谱至今是空白,将成为重大的障碍。因此,我们应尽快在国内为TDD分配低频段频谱”。

700MHz数字红利成焦点

WRC-07世界无线电大会上新分配给陆地移动通信业务四段频率,他们分别是450MHz至470MHz、698MHz至862MHz频段、2300MHz至2400MHz、3.4GHz至3.6GHz。其中,700MHz频段是模拟电视转换成数字电视后在UHF频段空出的频率,能够被广播电视之外的系统使用,因此也被成为“数字红利频谱”。由于UHF频段可实现更大的覆盖,并具有穿透性,用于移动通信系统相对2GHz至3GHz频段覆盖同样范围所需站点少,成本大幅降低,因此UHF频段被全球移动运营商视为宝贵的频谱资源。

2007年,ITU决定释放700MHz频谱,原则由各个国家根据本国移动通信的需求以及广电数字化进程来决定推进速度。700MHz频段被释放后,各国都展开了对该频谱的争夺。在美国,该段频谱已经拍卖过两次,在最近的一次拍卖中,包括Verizon、Sprint在内的运营商争夺十分激烈。目前,美国已经从700M频段中拿出88M用于移动宽带业务的发展,并且将逐步扩大到120M。在这部分频率中,一部分将用于公众通信,一部分将用于安全,但大部分用于公众通信。美国FCC(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发布的宽带计划中明确规划,未来五年增加300M频率,未来十年增加500M频率。日本、澳大利亚等国也通过循序渐进方式,现已经释放100MHz带宽,最终能释放到200MHz带宽。瑞典的无线电管理部门在2011年2月拍卖原来用于广播的800M频段,重新规划900M频段,2011年用于移动通信的频谱将达到1047M。

虽然美国等国家已经在700MHz频率用于移动通信方面走在了世界前列,但在其国内对于该段频谱的拍卖也存在反对的声音。据悉,拍卖遭到美国广播电视公司的抵制。美国国家广播公司协会总裁、美国前参议员戈登·史密斯在行业会议上表示:“我们正在进行全面战斗,以避免广播电视公司被迫上交频谱。”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CEO莱斯利·孟维斯更表示:“我们不会自愿交出频谱,频谱是我们的血脉。”

在我国,广电已经基本同意2015年释放出700MHz频谱资源。对此,国家无线电频谱管理研究所高级顾问何廷润表示:“2015年时间点是广电自己提出来的,释放频谱资源是大势所趋。LTE要想获得700兆频谱的支持,除了国际上争取更多的话语权之外一定要克服国内种种的干扰。”

无线电管理局副局长阚润田也表示,目前正在积极协调700MHz频率的分配,争取为移动通信获得更多的频谱。

科学规划TD-LTE频谱

在频谱资源异常紧张的今天,科学利用频谱越来越重要。在这方面,欧美强国已经走在了世界前列。今年4月,欧盟委员会发布通信技术新规范,要求欧盟各成员国开放900MHz和1800MHz两个GSM专用频段供4G数据通信网络使用,可运行的网络类别包括LTE和WiMAX两种标准。据不完全统计,开放GSM频段为欧盟无线通信产业省下超40%的网络建设成本。

中国面对的频谱资源环境相比欧美国家更加严峻。那么,在规划TD-LTE频谱的时候,我国要采取怎样的策略?是否要效法欧美国家的做法呢?

对此,何廷润表示,未来随着用户不断从2G迁移到3G,将2G频率划归给新的制式使用是必然趋势。然而,这并不代表中国近期会将效仿欧洲的做法。

“欧洲的3G发展已经比较成熟,很多用户已经由2G迁移到3G,更重要的是欧洲2G网络的压力本就不大。”何廷润表示,而我国绝大部分用户仍然停留在2G网络。记者了解到,中国移动的GSM的频谱复用已经接近极限,“在长安街的某些热点区域,每隔150米就会部署一个基站。”因此,我国暂不具备开放2G频谱的条件。考虑到中国国情,我国的频谱规划仍会遵循自身节奏。

阚润田副局长表示,片面追求不断追加频谱是不现实的。要加强不同业务的频谱共用,提高频谱的利用率。科学规划、精细化规划,共同提高频谱利用率,满足对无线电频谱的需求。

数字

547M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无线电频率划分规定,我国已经划分移动通信频率547M。

1000M

根据国际电联推荐的公式计算,我们国家未来移动通信的频段大概需要1000M。

成都庆典

成都公关活动公司

成都广告执行

成都活动策划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