淋浴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淋浴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9-(

发布时间:2021-10-10 07:55:49 阅读: 来源:淋浴房厂家

云水洛心里有滔天的愤怒,她急着去找天迦黎想将事情的真相告诉他,自然没时间跟魔神耗着,可魔神又不放过她,逼得她出手。

琉璃剑在手,招招致命,魔神见她疯了似的,不得不持刀与她相争。

“罢手吧!水洛!”

云水洛哼了哼。

就算不是这魔头的对手,也要想办法困住他,不能再让他继续害人!

只见她将食指磕破,将血水撒向空中,以血为媒,嘴里念念有词。

一道红光由她指尖划入空中,顿时天上红云滚滚,继而出现一个硕大的漩涡。那漩涡急在剧运转,瞬间将魔神和云水洛吸了进去

这是一个完全封闭的世界,确切的说这是云水洛用自己的血肉铸就的世界,这里的一花一草一木都由云水洛的精血生成,她目的就是为了困住魔神。

这里日月在同一个天幕上,月亮看起来是太阳的几倍大,花草丛丛,溪水潺潺……时间在这已是静止。

魔神望着眼前的一切,微微一怔。

这像是传说中的静世界,没想到云水洛居然会这等奇术,传说只有远古的几位创世神才会这种门术,想不到她的修为居然到了这等境界。

她到底是谁?

魔神走了神,云水洛见机会来了,纤指莲花般捏起,暗诀一个接一个。倾刻间,数道红光在空中乍现,继而化成熊熊的三昧真火,那三昧真火又按不同的方法摆起阵式,俨然是个伏魔阵。

魔神被困于三昧真火阵中,惊愕地说不出话。

“水洛!当真这么恨我?我承认之前的事,手段是卑劣了些,但我从没想过要伤害过你!想伤你的人是龙轻灵!”

云水洛羽睫颤了颤,继而又念起暗诀。

这些与她已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把这魔头困住,随后去找天迦黎将真相告诉他。

三昧真火越烧越旺,魔神不得不设结界护住自己,然这三昧真火阵是他的克星,无论他起多少个结界,终被化为无形。

几条赤红的铁链将魔神手脚缚住,魔神挣了挣,越挣越束得紧。终于他气力耗尽,放弃了挣扎,晕眩过去。

云水洛这才拖着疲软不堪的身躯飞出了静世界。然她功力耗费过大,心口作疼的厉害,好不容易赶到神宫,人已摇摇欲坠。

她错过了与天迦黎约定的时间,天迦黎冷着脸直瞪着她,原来他已在她的住处等了她多时。

以为她再不回来,与魔神私奔了,他有气,却不知如何发火,正在他觉无望的时候,又发现她回来了。

见她一脸煞白,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龙轻灵的伤势已不能再拖,他替云水洛灌输了会真气,见她气色稍好,便开始动手取血。

天迦黎的指尖碰到云水洛的衣裳,云水洛倏然间睁开眼,望着天迦黎手上泛着森令银光的弯刀,心口一窒,启口道:“不要!听我说……”

天迦黎俊眉蹙得紧紧,以为她是想为自己的逃离寻找借口,怒言道:“无需多言,你与夜雪阑的事本座早已知晓!”

“不是的,我跟他之间不是你想得这样……”未等云水洛把话说完,天迦黎不耐烦地点了她的哑穴。

云水洛不甘心地挣了挣,天迦黎终于恼羞成怒,冲她喝道:“云水洛!抛开我们之前的关系不说,本座毕竟是神君,你不过一介小神,有什么资格与本座讲条件!听着,本座让你做什么就得做什么!”

云水洛憋屈的紧,眸底泪光点点,不可置信地望着天迦黎,眸里满满是责备和置疑,更有不时而生的恨意和绝望。

想不到她一直深爱的男子,竟会为了另一个女人置她于死地。

她记得师父曾跟她说过,她命中有一劫,却是与天迦黎有关,她以前不信,因为她相信他那么爱她,怎会伤她。如今她是相信了,可这命劫,她终还是逃不过!

她不甘心,即便在临死前,也要告诉他真相。

她暗自运用内功冲破哑穴,道:“天迦黎!不要让我恨你!其实……”

天迦黎想不到她会冲破穴位,随即又在她身上又点了几处重要穴位,这几处要穴缚住的不再是身躯,而是云水洛的魂根,她再也动不了,到口的话也说不出,泪水顺着眼角滑落,死死地盯着天迦黎,然天迦黎只将她的表情视作不见,手上半点没有迟疑,银光一闪,弯刀瞬间扎入她心口,她痛得发颤,冷汗簌簌直流,流出来的却是像血一样红的汗珠。

终于她笑了,痛得笑了,笑得那么绝望,那么凄凉,她用最后一点力气,用腹语道:“你居然不相信我!那你尽管挖了我的心去救她!不过你我之间,从此再无瓜葛……”

“啊……”

尽管已点了哑穴,她仍得痛得嘴巴连翕。

突然一道七彩灵光从她心口处逸出,天迦黎尚未来得及回想怎么回事,血水已像决了堤的洪水般奔涌而出。

心,碎裂成七瓣,她终于无力地摊到在软榻上,唇角往上勾了勾,像是得到解脱似地,冲他无力地笑起,继而身躯已肉眼可见的速度龟裂、分化成粉粒,直至完全消失。

漫天红云如血笼罩着整座神宫,雷声轰隆,他望着那片红云,眼前不时想起她奔涌而出的血。

“怎么可能……”天迦黎对天长啸,却再也唤不回云水洛。

莫含烟出了一身冷汗,梦里的情景一直萦绕在她脑海,那般剜心锥骨的刺痛久久不消失。

这一瞬间,她仿若觉得胸膛里空荡荡的,明明什么都没少,却仍觉是空的。

她从没一刻像此时这般将梦里的情景记得这般清楚,云水洛的绝望,如同她的绝望,云水洛的恨,如同她的恨,她与云水洛瞬间融为一人,慢慢的她开始接受云水洛就是前世的自己。

那么悲惨凄凉的死去,而凶手竟是她两世深爱的人。

失神间,无数的怨灵朝她拥来,冲着她撕咬。

她的血肉于他们是最好的营养剂,他们纷纷上来争抢,而她像是丢了魂般,居然毫无察觉。

天迦黎赶来时,见她被一群怨灵包围,身上已咬了大小无数个伤口,血水淋淋的,而她却像失了魂似的,无动于衷,他是气不打一处来。

----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晚上还有一章哈!

广州市花都区专业代写标书的公司代做标书价格

沙河质量哪里好国五洒水车现车

智能湿喷机械手矿用湿喷机

长安小型冷藏车价格

成都无轴绞龙输送机批发WLS无轴螺旋输送机绞龙输送机厂家

黑龙江护坡六棱块小型预制块布料机供应商

护栏不锈钢立柱湛江市优质厂家专注不锈钢不锈钢立柱源头工厂

河南排烟风机箱厂家厨房排烟风机箱CCCF认证消防风机

门头沟区绿色餐饮名店办理费用

履带式车载移动制砂机金华矿山选矿鄂式移动制砂机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