淋浴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淋浴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弟弟之死

发布时间:2019-04-15 18:06:38 阅读: 来源:淋浴房厂家

弟弟死了?

昨天才给他过完21岁生日啊。

电话那头缓缓的说着昨天弟弟遇难的情况,而我却怎么都听不下去。

昨晚生日宴宴,我和弟弟以及一帮朋友喝了酒之后,打车回各自的住处,我回到家后,聊天群里迟迟没有出现弟弟的报平安的消息。车在路上出了意外,落入了水中。

尸体完好无损,我心中燃起了一丝希望。

树高千丈,落叶归根,我将弟弟的尸首带回了老家。

弟弟叫扶辰,我叫大龙

我不知道弟弟为什么会起这么奇怪的名字,后来才得知,那是因为族里的一位老者。

老者现在百岁有余,却依旧神采奕奕精神抖擞。

我把老者请来,他介绍说,弟弟以前叫狗剩,可狗剩刚满百岁,就发了褪不去的高烧,眼看就要不行了,老者用了一种古老的巫术,将狗剩的魂魄寄宿在了扶辰身子里。

名字就是最简单的咒语。

如果有人叫出你的名字,而你却没有下意识的回头,那么你的身体就会觉得里面的灵魂不是身体的原主人,就会很容易被别的魂魄夺去身体。

弟弟就曾残忍的夺去过别人的肉体,虽然是父母和老者的意愿。

我问老者,除了换名字,还有没有别的方法救我弟弟。

老者打了个响指说道:有的。

我将弟弟安置在老者所在的古楼里。

独自一人前去后山的林地里,寻找老者所说的木梳。

木梳可以让意外去世的人重新回到意外发生之前阻止意外的发生,可因为操作繁琐,bug丛生,族里的人都摈弃了这个而选择了更加方便的抢夺名字的方法。

根据指示,我终于找到那快要腐烂成尘土的梳子,飞快的赶回到古楼。

老者让我和弟弟牵着手平躺在地板上,然后掏出弟弟的右手,用木梳在上面划了一道。

瞬时,风云变幻,我和弟弟牵着的手变成了生日宴上的推杯换盏。

这一次为了防止宴后弟弟打车回去出现意外,我把他灌的烂醉,散场后我把他抗到了最近的酒店里。

酒店里,我将喝醉了的弟弟安顿好,就驾车回家了。想着,如果这一关过去,一定要回去好好重谢老者。

第二天,我还是没有接到弟弟的消息,我心里一惊,有了不好的预感......

我开车返回到酒店,发现酒店早已被警车围得水泄不通。

弟弟昨晚起来泡澡,然后不小心睡着,水位慢慢上升,烂醉如泥的弟弟没有力气挣扎......

我被警察叫去问话。

我表现的很悲伤的样子,不管木警官怎么问,我都是一副悲恸苍天的样子。

我说是我害了弟弟,我不应该把他灌醉,都怪我,我从来没有关心过弟弟,我不知道弟弟在南方上完大学后养成了每天都要洗澡的习惯。

我哭的很悲惨,眼泪飙到审问室里的300w台灯上,发出嘶嘶的声音,将整个环境的悲惨情绪升华到了最高度。

最后,木警官让我用抹布擦干净台灯后就让我出来了,可弟弟的尸体还在法医那里。他说案件有蹊跷,尸体很奇怪不只是溺亡那么简单。

我问还有什么情况,他摇摇头说还没有线索。

不管怎么样,我一定要赶快回到老者那里救回弟弟,我要求带回弟弟的尸体,但他们不始终不放,还说如果执意带回,就把我拘留到弟弟诈尸。

时间不等人,如果弟弟尸体开始腐烂或被解剖破坏,那么梳子就起不了左右了。

我向警官们提了一个小小的请求。

我说我有一个癌症晚期的爷爷,医生说他下个星期就会死,而他最后的遗愿就是看看我弟弟扶辰最后一面。

最后警官擦了擦台灯同意了我的请求。警官们把弟弟的尸首放进了冷藏柜。

而我则坐飞机回去,找到老者,二话没说拿起梳子把他抱起,又坐飞机赶了回来。

尸体冷藏柜卡住了,几个警官都没办法打开,正当他们一筹莫展的时候,我和老者正好赶到。老者只是将手轻轻地搭上去,冷藏柜就打开了。

木警官不可思议的将我拉到一边问道:这就是你说的命不久矣的爷爷?“

我说爷爷是回光返照,力气都比较大。

木警官听完后,狐疑的看了看老者,最后还是走了出去并关上了冷藏室的门。

我把弟弟搬到地板上,保持好姿势,将木梳递给老者,让他赶快启动仪式。

老者说,木梳快磨损殆尽,最多只剩下两次机会了。为了以防万一,老者给了我一纸口诀,万一木梳真的改变不了事实,就抢夺姓名吧。

老者将再次将木梳在弟弟的右手上划了一道,斗转星移,我们又回到了生日宴的当天。

生日宴喝到最后,我和弟弟满脸笑容的送走亲友后,我便拎起凳子把酒店砸了,边砸边对一旁震惊了的弟弟笑着说道,这是为你好。

警察很快就来了,我和弟弟被木警官带进了警车,现在,哪里都没有警局里的拘留所安全。

坐在警车里,我第一次感到这么安心。

突然,警车里的对讲机发出了声响,有一波抢劫银行的劫匪逃窜到了本区,而木警官的警车,距离他们最近。

随着一阵加速,木警官狠踩油门朝劫匪的方向逃去。

车身强烈晃动,弟弟因为喝酒太多,开始有了不良反应。

我提醒木警官能否先放我们下去,以免妨碍他抓捕犯人,而他却冷冷地回道:反正死不了,先抗着。

最终,警车被歹徒的卡车撞翻了,弟弟被自己的呕吐物呛得没有了呼吸,而木警官似乎已经昏迷了过去。

看来木梳子的确改变不了弟弟最终被淹死的事实了。

我翻出木警官的警官证然后喊了喊他的名字,他在昏迷,没有应答,太好了,那我就把你的名字抢走吧。

我将弟弟和木警官的手搭在一起,背颂出老者提前交给我的口诀,不一会,木警官睁开了眼睛,然后用茫然的眼神看着四周,然后把脸转向我:哥,我现在在哪。

太好了,成功了,我告诉弟弟,现在他换了木警官的名字,寄宿在了木警官的身体里。

虽然有点对不起木警官,但弟弟能活过来,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

我们踢开警车们,踉跄的下了车。

突然一声枪响,木警官,现在是我的弟弟,他的胸口多了一个血红的洞。

转身望去,那个戴着面罩的劫匪提着箱子在慌张的逃走。

弟弟捂着胸口慢慢向后倒去。

怎么办,难道就没有办法救我弟弟了吗。

对了,我,我的名字,让弟弟换上我的名字,穿上我的肉体吧。

我将弟弟的手和我搭在一起,然后熟练的念起口诀,我只觉得眼前渐渐模糊,身体内部渐渐灌进别的东西,最后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我重新有了意识后,发现我被困在一具尸体里,精神游离,肉体却动不了。

环顾四周,发现我又回到了老家的古楼里,站在我旁边的,依旧是那位老者。

这时“我”兴奋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找到梳子了,我们开始吧。”

秋冬工作装

北京西服加工厂

耐高温阻燃服

车间工作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