淋浴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淋浴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日学者日激进派走上前台要安倍向媒体开战《资讯》

发布时间:2020-11-05 16:38:58 阅读: 来源:淋浴房厂家

日学者:日激进派走上前台 要安倍向媒体开战

据参考消息2月20日报道 题:一度躲在阴影中的右翼言论正在走向公开

1989年的一个夜晚,我接到一个电话,打电话的人自称是右翼恐怖组织“赤报队”的成员。他告诉我,该组织已经把我列入“反日分子”的黑名单,将对我采取暗杀行动。此前几周,我发表了两篇评论文章,批评不久前去世的裕仁天皇,强调他对二战负有责任,同时质疑了媒体和民众对他的敬重态度。

我给本地的警察局打了电话,跟我通话的警察以为“赤报队”是个左翼组织。我告诉他,这个组织显然侦察过我和妻子以及两个年幼子女的住处。这名警察却只派了两个人过来,给我家的电话接了个录音机。没过几个小时,我家的猫就把机器弄坏了。

我完全有理由感到担忧。在两年前的1987年5月,“赤报队”对朝日新闻报社实施了一系列袭击,因为他们认为这家报纸持“反日”立场。一位记者遭枪击身亡,另一位记者受重伤。该组织当时发表声明说,要“惩罚日本国内外的反日分子”,而针对朝日新闻报社的行动“只是个开始”。1988年,该组织对前首相中曾根康弘发出威胁,因为他考虑到中国和韩国政府的态度,取消了参拜靖国神社的计划。该组织还致信他的继任者竹下登,要求他恢复参拜靖国神社。

1990年,“赤报队”销声匿迹。当局直到现在也没有确认该组织的任何一名成员的身份,更不要说加以逮捕了。

如果打电话的确实是“赤报队”成员,我和这个组织打的这点交道也不算什么重大历史事件。我们全家在那几周里经历的恐惧完全是私事:警方几乎无所作为,刊登我文章的报纸明确表示不想卷入此事。不过,该事件的私人性质恰恰很能说明问题。

我决定把裕仁作为一个做出了灾难性决定的普通人来加以批评,而且选择在全国哀悼他去世的时候这样做,从而使我成为日本的极少数异类分子之一,“赤报队”也是一样。它的极端立场和动用暴力的意愿使它滑到了近乎不可见的社会边缘。我是在公开阐明自己的观点,“赤报队”的成员却不仅要隐藏身份,还要选择秘密行动。右翼言论是见不得光的,即便偶尔闯入公共空间,也带有异类的味道。

想当初,在1985年,中曾根政府面对民众的坚决反对,不得不放弃通过《国家机密法》。按照该法案,如果一个人被认定泄露了政府的保密信息,就有可能入狱。1986年,中曾根决定不参拜靖国神社。此后,他又答应中国政府的要求,修订了日本的历史教科书,以体现日本在二战期间实施的殖民扩张的侵略性质。

然而,“赤报队”一度属于异类的言论最近开始走向公开。事实上,安倍晋三政府正在做的恰恰是“赤报队”曾要求中曾根和竹下做的事情。政府最近通过的所谓《特定秘密保护法》与1985年的那项议案非常相似。安倍近日成为自2006年以来首位参拜靖国神社的在任首相。

粗暴的右翼言论曾是“赤报队”的标志性特征,如今随处可见。看看访客在安倍的脸谱网页面上发表的评论吧。一个访客说:“别去管那些原始的中国人和韩国人。现在应该对反日大众媒体(尤其是朝日之流)开战。”此人还说:“日本的大众媒体绝对要坏得多,他们给太多的日本国民洗了脑。它们是肆无忌惮的强敌,但现在是背水一战的生死关头。安倍首相,为我们而战吧!”

此类言论引起的共鸣远不只是在日本社会的边缘地带,因为它得到了大量的“赞”,而且居然是在日本首相的脸谱网页面上。

十几年前,也就是“赤报队”销声匿迹大约12年之后,另一个日本右翼组织的领导人猜测,该组织之所以消失,是因为它已经实现了自己的目标。这未免太看得起“赤报队”了。其实是因为国民情绪的变化使得此类见不得人的秘密组织没有必要继续存在下去。如今,日本正在大幅度向右转,“赤报队”的传人纷纷走出来了。

中国最大干细胞公司排名

NK免疫细胞疗法的副作用

偏瘫康复哪里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