淋浴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淋浴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认识一个纯粹的人

发布时间:2020-07-13 20:48:30 阅读: 来源:淋浴房厂家

他在5年前曾被国际数学家大会授予了绰号“数学家诺贝尔奖”的数学界最高荣誉——“菲尔兹奖”,可是他拒绝出席领奖,从而创下了菲尔兹奖的历史先例——成了该奖成立70年以来第一个拒绝领奖的人。2010年,美国克雷数学研究所又将奖金高达100万美元的“千禧年数学大奖”授予了佩雷尔曼,他同样将其拒之门外。

请原谅我的孤陋寡闻,佩雷尔曼的传奇故事发生在四年前,而我是最近才知道的。一旦知道,心灵就受到极大震撼。

也许和我一样,您很少关心数学界的情况,因为那与我们的现实生活似乎离得很远。但佩雷尔曼是个例外,他做出了如此巨大的贡献,他的伟大成就理应成为人类知识的组成部分,他的名字足以成为数学定理一样重要的符号,这就使我们不得不以特殊的眼光打量他,以我们贫乏的数学头脑理解他,以便相信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上,的确还有超然物外特立独行的人,还有视功名利禄如粪土的“纯粹的人”。

格里戈里佩雷尔曼是位数学家,1966年生于俄罗斯。早在少年时代,就显露数学才华,16岁时获得国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金奖。随后一路保送,读完大学、研究院,取得副博士、博士学位,在多所美国知名大学作博士后研究。然后谢绝众多名校邀请,返回祖国俄罗斯继续自己的数学研究。2002年,他在互联网上连续发表三篇论文,宣布破解千年以来数学七大难题之一的“庞加莱猜想”,引起国际数学界的广泛关注。经过数学家们长达四年的反复求证,确认其成就成立。2006年,国际数学大会将相当于数学界的诺贝尔奖“菲尔兹奖”颁给他,以奖励他为数学作出的杰出贡献。但他平静地拒绝了百万美元奖金,也没有出席由西班牙国王胡安卡洛斯主持的颁奖典礼。

佩雷尔曼的过分低调和“不近情理”引来国际数学界、新闻界以及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也引起我本人很大的好奇心。从各种有关他的杂乱报道和主观猜想中,我约略拼凑出这样一个不完整的形象——

他是一个完全生活在自我精神世界中的人。佩雷尔曼的精神世界,是以数学研究为主体,伴以小提琴演奏和古典音乐欣赏的混合体。从少年时代起,浓厚的数学兴趣和过人的数学才华,就如影随形地伴随着他,使他乐而忘忧、乐此不疲,至今没有丝毫衰减的迹象。即便在取得辉煌成就以后,他依然不是一个在数学面前夸夸其谈的演讲家,他更喜欢用行动和论文说话。三篇有关“庞加莱猜想”的论文随意在互联网上发表之后,面对接踵而至的各类质疑和新闻采访,他只是淡淡地说“如果有人对我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感兴趣,它就在那儿呢,让他们去看吧。”“我已经发表了我所有的算法,我能提供给公众的就是这些了。” 数学之外,佩雷尔曼和爱因斯坦一样,能拉一手不错的小提琴。工作的时候,他喜欢哼唱古典音乐片段,起初是小声哼,很快就变成同事们所说的“鬼哭狼嚎”。在外人眼中,他有点怪,但共事多年的同事都理解他,他们说:他有属于自己的方式。纽约州立大学数学家迈克尔·安德森认为,“佩雷尔曼来过了,解决了问题,其他的一切对于他都是肤浅的。” 哈佛大学的亚瑟·贾菲说:“我认为他是个反传统的人,他坚决拒绝自己卷入富有和偶像的圈子里。他表现得很极端,大部分人会认为他有点不可思议。”

他是一个不慕虚荣的人。通常在世界顶尖的《自然》、《科学》等杂志发表学术论文,是无数专家学者梦寐以求的最高理想,因为那意味着在某一领域登峰造极。而佩雷尔曼完全不把这一科学界的通行规则当回事,他甚至怀疑过一些学术委员会的“权威性”。标志着破解“庞加莱猜想”的三篇论文,他没有投给任何一家权威学术杂志,只是在互联网上发表,同时通过电子邮件与该领域的少数专家进行交流。获知自己得奖后,他表现得异常平静,不仅如上所述没有参加颁奖典礼,而且几乎拒绝了所有采访,完全无意于扬名立万。他直截了当地阻止摄影记者为他拍照,反对上一切电视节目。他说:“我不想像一头动物一样在公园里展览。我不是数学界的英雄,我甚至不是一个数学天才。正因为如此,我不想让大家关注我。”为了躲避获奖后无休止的邀请和采访,他甚至辞去了工作十五年的彼得堡斯泰科洛夫数学研究所。荣誉于他不仅不是嘉奖,而且简直是一种难以忍受的负担。他说:“我不认为自己说的话能引起公众的兴趣。我不说,是因为我重视隐私,而不是我隐藏了自己正在做的事情。没有什么所谓的顶级计划正在进行。我只是认为公众对我根本没有兴趣。”

他是个不爱钱财的人。在母亲眼里,佩雷尔曼生活简朴,吃饭不讲究,喜欢燕麦粥、牛奶,穿着不挑剔,有什么就穿什么。同行们认为,不修边幅的佩雷尔曼“友善而害羞,对一切物质财富不感兴趣”,他“似乎不是生活在这个世界的人”。“他有一点使自己疏离于整个数学界。”牛津大学的达斯廷教授说,“他对金钱没兴趣。对他来说,最大的奖励就是证明自己的理论。”多年来,他几乎过着隐居的生活。除了定时光顾离家不远的一个副食店外,他基本不出门,陪伴着自己年迈的母亲生活在彼得堡一个只有两间房的小公寓里,生活环境简陋到了极点。一位邻居对媒体说:“我有一次进入他的房间,几乎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屋子里只有一张桌子,一把凳子,一张床,坍陷的床垫还是以前的房客留下来的。” “一身黑色的衣服,长长的头发,长长的指甲,一成不变的食品,总是在同一个时间来商店……” 这是副食店营业员对佩雷尔曼的印象。她们说,许多年来,他买的东西基本没有改变过:一个黑面包,一包通心粉,比菲多克牌和比菲来弗牌酸奶。水果部那边他几乎不过去,进口苹果和橙子他似乎买不起。他也不买酒水和其他多余的东西。总之,“只买那些很便宜又好做的简单食品。”显然,佩雷尔曼的日子并不宽裕,但他不仅拒绝了哈佛、普林斯顿、斯坦福等多所美国著名大学的高新聘请,而且拒绝了欧洲杰出青年数学家奖、菲尔兹奖,拒绝了百万美元的奖金。他不是不需要钱,他并不是一个阔佬,但他显然轻视金钱。正如他的同事所说的,“他需要的是数学,而不是奖章、奖金和职位”。他宁可“在圣彼得堡附近的森林里找蘑菇”。 牛津大学一位数学历史学家说:“我从没见过他坐在加长的豪华轿车里,手中挥舞着支票,这不是他的风格。”

年轻时读毛主席的《纪念白求恩》,对于“纯粹的人”,不是很理解。什么样的人才是“纯粹的人”?怎样的人才算“纯粹的人”,心中始终存有一个疑问。看了佩雷尔曼的事迹,似乎心有所悟。所谓“纯粹的人”,就是那些听从心灵的召唤,为了某项自己所钟爱的事业不顾一切、舍弃一切、矢志追求,虽九死其尤未悔的人;就是只把心血和智慧倾注于事业本身,而从不考虑它的所谓叠加效应、附带效果,乃至由于成功而带来的种种功名利禄的人;就是能够轻易看淡和果断拒绝世俗社会倍加推崇、无法拒绝的一切外在好处,而不以为自己多么了不起的人。他们幸福而单纯,快乐而执著,仿佛稚子钟爱玩具一样倾心于自己的事业,他们的词典里甚至没有“功利”这个词,他们的生活也不需要过多的物质财富,“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一张床、一件长外套、一块黑面包”,就足以支撑他们最为杰出的精神劳动。他们需要的的确很少很少,为社会奉献的却很多很多,但他们甚至从未想过奉献这件事,就是近乎本能地做着自己认为应该做的事情。他们当然热爱自己的事业,但并不想以此博取事业以外的好处,甚至连热爱本身也不曾想过,更不会像演员一样拼命标榜自己的事业多么不容易。他们从不在乎别人怎样看待自己的所爱,宠辱不惊,褒贬无用,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所有世俗的评价标准都不适用于他们,“震惊”与“困惑”,是他们客观上能够经常给公众的礼物。好在这礼物并不廉价,它仿佛是一剂酵母,膨胀我们的思想、膨化我们的感觉,促使我们思考人生的意义和价值。对于那些高山仰止的榜样,虽不能至,心向往之。在这样的过程中,我们的精神和心灵,也悄然向高峻和洁净的地方游走。

武威职业装订做

遵义工作服订做

天水工服定制

广元制作西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