淋浴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淋浴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让不让座是必须的吗

发布时间:2020-07-13 15:14:56 阅读: 来源:淋浴房厂家

8月23日,发生在杭州K192公交车上的一起“让座事件”在网络上炸了锅。一位小伙子因为未让座给一名抱小孩的妇女,被其丈夫连扇5个耳光,镜框被打飞,鼻血横流。网友说,从小伙子上车的站点到他下车的站点有10多站的距离。前天,有自称是“小伙子的朋友”的网友爆料说,小伙子本身腿不大好,回家后哭得很伤心。如果该网友所述为真,那么,曾经的“震惊”变成了一根根芒刺深深扎到了我们的心中。(8月26日《钱江晚报》)

不知道为何打人者有这么大的火气,动起手来理直气壮,甚至连已经落座的妻子也在一旁叫好、助威。这种行为完全与让不让座无关,而是赤裸裸的暴力伤人。对于让座,是要你情我愿,而不要在道德上去压迫人。城市公交车本来就十分拥挤,人们主动让座是放弃权利而非是固有义务。

不给让座,就该挨揍吗?

只因没有让座,只因小伙多看了抱孩子妇女的丈夫几眼,便挨了结结实实的5个大耳光,这样的一幕不仅让满车厢人惊呆了,笔者看了此新闻也感到非常震惊。不给让座,就该挨揍吗?!

关于公交让座,城市中的每个人都可能有所亲历。给老、弱、病、残、孕等让座,是社会提倡的一种美德,是对人们的道德要求,而并非是必须履行的法律责任。

小伙子在司机广播了四遍让座提示后,抬头看了两遍那对夫妻然后低下头或躲闪转头,如果他身体健康,显然这样做有失文明,只能说明其道德表现不佳,做好事不主动,但也不至于被扁;如果我们善意揣测一下,也许小伙子身体有病,他就可以不让座,也无需主动向别人说明。

假如在一开始,这对夫妻能以礼貌友善的口气问座:“小伙子,可以行个方便吗?请让下座好吗?”我想事情该是另一种结局,遗憾的是,在自己的妻子已经座下,这位丈夫一口恶气实在咽不下,未和小伙子说上一句话,只一个对眼,就采取了粗暴、野蛮的手段施暴他人。

即便坐着的人身体健康,不让座也只是道德问题,而打人则属于侵害公民人身安全和健康的违法行为。让座本来是一种愉快的情感道德体验,善的行为却要用恶的方式来胁迫达到,恶行将更加令人厌恶。如果说那小伙子的道德修养不高,那位打人的男人则是个十足的无耻流氓!

古人云:“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们都要学会换位思考,道德其实就是一种简单的常识,“你不希望别人怎样待你,你就别那样去对待别人”,“你希望别人怎样待你,你就怎样去对待别人”,抱着孩子想让别人给你让座,为何不以礼貌的行动,文明的语言问座呢?(四川在线)

五个巴掌能打出善行与爱心吗?

实际上,小伙子因没有让座而被打,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个例,而是我们这个社会存在一股暴戾之气,因为一些网民觉得这种打人行为情有可原,甚至对此持支持态度。仔细分析一下,打人者的理由看似冠冕堂皇:是因为小伙子没有让座,打人的目的是为了促使小伙子让座。

但笔者疑惑的是,如果哪一天打人者自己坐在座位上,是否也会给有需要的人让座?对此,我们不能期待太高。原因是打人者既然能对一个仅仅在道德层面有疏忽的人如此大打出手,那么,我们怎么期望他对其他需要帮助的人有爱心?同样的逻辑也适用于见义勇为的各种讨论。

之前,很多人在看到老人跌倒无人帮忙时,都会痛骂人心不古,一些网友更是在网络上对那些冷漠的路人口诛笔伐,逞一时之快,语言暴力之凶悍甚至要超过那五个巴掌。但笔者同样疑惑的是,当这些语言暴力者自己遇到该见义勇为的情况时,会作何反应?从他们发言中的暴戾之气恐怕就可得出结论,我们同样不能期待太高。就像一个人如果不孝顺,他对自己的父母都会冷漠以待,你又怎么期待他对陌生人会很热心?

另外,这一事件背后还存在有所谓的程序正义问题。打人者的直接目的是想让那个小伙子为自己的妻子让座,但这一做法经媒体放大后,实际上是在提示所有人,不让座可能就会挨打。从这个角度讲,打人的目的客观上是为了促进让座,促使人们对需要帮助的乘客施以爱心。

单是如此,其目的可以说是好的。但问题在于,他使用的手段和过程却是不正义的。而要以不正义之手段希望得到正义的结果,往往也是徒劳的。个中道理很简单,因为我们鼓励人们对需要帮助者施以爱心,是希望他们能发自内心、心甘情愿地这么做,而不是在某种恐惧甚至遭到胁迫的情况下这么做。

一旦大家给需要帮助的人让座,都是因为怕挨打,那这种爱心显然已经变味。这从某种程度上和所谓的捐款摊派、不献爱心就要扣工资又有何区别?

最后,在我们的文化中似乎总存在这样一个逻辑: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固然不错,但杀人偿命并不是被害者这一方,以自己的方式直接夺取加害者的性命,它必须通过司法部门。

也就是说,退一万步讲,即便小伙子不让座需要被惩罚,那么,对他的惩罚也不应由那位孕妇的丈夫直接执行,因为他无权施加惩罚。我们的思维中,这种习惯于自己直接执行的做法,显然不符合法治社会的精神。

劝善是我们这个社会的一大课题,但善也只能以劝的方式、感召的方式才能真正达到目的,任何胁迫、暴力的方式恐怕只能让善离我们更远。(新闻晚报)

丽水制作职业装

承德工作服定做

河南订制西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