淋浴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淋浴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谁是农民【新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12 16:11:55 阅读: 来源:淋浴房厂家

农民不仅是粮食,而且是我们真正意义上的祖辈,是我们血脉的上游

10年前,我在长沙行走,马王堆和高桥的那些地方还是农村;20年前,我在浏阳行走,集里和荷花以及关口的那些地方还是农村;5年前,我在深圳行走,当地人告诉我,以前这里是农村;3年前,我在上海行走,在三环以外,在房价高达每平米万元的地方,当地人也告诉我,以前这里是农村。但这些地方,这些曾经是农村的地方,没人说“我是农民”。中国每年几百万大学毕业生,以60%为农民后裔来计算吧,也是一个不小的数字,但是几乎没人说“我是农民”。

农民好像很长时间来都是骂词,成为贾平凹们迂腐的自嘲,成为赵本山潘长江们揶揄调侃的对象,更成为多少自以为高贵的人们的高贵的谈资。曾几何时,农民成了土冒儿,成了土得掉渣的,成为愚昧落后的代称。决非因为我是农民我才为农民说上几句,决非因为狭隘的同病相怜才会想起这个并不时髦的话题,决非因为抱打不平才来以牙还牙地对骂几句。真正的农民是从来不在乎这些的,不管你对他们多么刻薄挑剔、冷嘲热讽,他们依然保持着对土地的虔诚与敬畏,依然能唱出嘹亮的山歌,依然能吼出震天动地的号子。他们并非没有苦难,他们的苦难被他们本能的浪漫所冲淡,这使他们的哭更像笑,使他们的悲怆更像牧歌。请注意,他们的浪漫不是装出来的,不是逼出来的,而是来自骨子里的。他们的幽默诙谐比舞台上的相声小品更生动更传神也更深刻。他们并不是一群头脑简单的愚民,决不是,他们的迂憨、木讷,更近于放达、超脱,是大自然的秉赋。他们的思想很深刻,但由于表现得过于通俗过于大众化,而被误解为头脑简单。他们不是刻意的隐者,但山水田园更容易使他们冲淡平和。他们不知道“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不知道“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明”,他们只知道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我不想为他们唱太多的赞歌,我只是想说难道他们就要成为骂词吗?不至于吧?许多文学作品对农民的描绘,流于表面化、概念化、脸谱化,对他们的思想、情感轻描淡写,这其实是一种偏颇。我们看到的许多真实并不真实,那是被粉饰的真实,被矫化的真实,农民这么一个庞大的群体,不是几个简单的文学形象能涵盖的。他们的内心是什么?我们知道吗?我们有耐心走进去吗?他们的叹息是什么?我们能听出来吗?他们当然不知道“体制”这个中国特色的专有名词,不知道二元结构这桎梏着历史前进的枷锁意味着什么,他们叹的是自己的命、恨的是自己的命,他们将种种的苦难都归咎于命运的不济、上帝的不公。我们能“哀其不幸”,但能“怒其不争”吗?显然不能。

关于农民,我说的意思是“农民不是那样的农民”。我还想说的是究竟谁是农民,以“壮大”农民的队伍并进而说明农民的伟大。我到过韶山冲,到过炭子冲,到过乌石寨,谁也不能否认那都是农村,那么毛泽东、刘少奇、彭德怀是农民吗?不说那些科长、处长了,那么多的国家领导人,他们的父辈、祖辈是农民;那么多通过大学这道门坎迈出农村的大学生,他们的父辈、祖辈是农民。到底以什么来界定谁是农民,以文化?以户口?以出生地?以居住地?中国本来就是一个农业大国,如果追溯50年,100年,没有几个不是农民。问题是,我们将农民贬到此种程度,深层次的原因在哪里?除去个人的道德水准以外,我以为那便是我们“穷怕了”的长期的积贫积弱形成的自卑。正是这种自卑,使我们不敢正视农民;正是这种自卑,使我们生怕“农民”这顶帽子戴到自己的头上;正是这种自卑,使我们将“农民”这顶帽子送给那些你以为不合时宜的人。中国的农民是八到十亿,泱泱大国,如果真如某些人骂的那样愚,恐怕中国也就没戏了。好在情况并非如此,所以才有“21世纪看中国”的预言。

哥们,农民不仅是粮食,而且是我们真正意义上的祖辈,是我们血脉的上游。对农民的偏见和歧视,就如刚刚孵出的小鸡对破碎的鸡蛋那样愚蠢地说 “这破玩意儿”。

改革要保障农民的经营自主权邓丽欣

玉翁仙人球的种植技术要点琼绶带琼绶带

自贡彩灯引进了现代光电技术山丹丹山丹丹

相关阅读